洛彧晰

欧欧兔的饲主:

好久之前做的终于过审了!!(○’ω’○)
纪念一下我的夏天
大家来用鸭(ㅇㅅㅇ❀)

阿肝宅世界:

正确来说是抹布...?
但大家懂的,自由脑补^Q^

高领那套真的很色啊...当初看到那照片我盯了好久。



极寒之境:

谢谢军训。没想到真的陨落成了月更。

画了画霜巨人锤。

那个WHAT IF的企划真是妙。

我最近还真挺喜欢美漫的风格的。很想学学。

分享一下我最近喜欢的歌 American Money-BØRNS

这首歌终于洗掉了我自从和同事去吃了次鸡煲,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刚好遇见你。

【罗浮生X韩沉】真假情人(pwp,一发完)

薄荷chiaki:

*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想吃这对,强强真的是我的爱o(╥﹏╥)o


*ooc有,道具有,现代黑道X卧底警察




在韩沉看不见的地方,罗浮生缓缓地勾起了嘴角,在这一场互相博弈互相试探的你来我往中,谁会先陷入名为“爱”的牢笼,谁就会满盘皆输。




即使身处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包间里,韩沉依旧可以听见外面震动着的鼓点,那些喧闹着疯狂舞动着的人群和迷离的光线,透过玻璃门的折射形成了一个靡醉而又扭曲的景象,他正站在罗浮生的右手边,距离对方大概不到几公分。


自从罗浮生接管‘洪帮’以来,他并不常出现在场子里。


他们面前正跪着一个男人,他看起来被注射了什么东西的样子,眼神有些涣散,凌乱不堪的衣服下面还有斑驳的血迹。


罗浮生摆了摆手,压着那男人两边的手下立刻退开了一些距离。


“人怎么弄成这样了?”罗浮生虽然是笑着问的,但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分毫,反而看起来冷冽无比。


那手下似乎也是新来的,紧张地嘴巴都不利落了,明明是开得冷气十足的包厢,硬是让他汗如雨下。


“生、生哥……人找到的时候他就这样了。”


罗浮生没说话,只是慵懒地扫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枪。那枪口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冷光,和玻璃门外那些毫不知情,灯红酒绿的醉生梦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“你应该知道这个人要怎么处理吧?”


韩沉的眼睛深邃,此时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那半边在光线下的侧脸显得冷峻得不近人情,仿佛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机械,他轻轻撇了一眼罗浮生,拿起了桌子上的枪。


正是这一眼,让罗浮生心底产生了一丝颤动,他不留痕迹地舔了舔嘴唇,感觉到喉咙间有什么变得干渴异常,眼底的猩红在氤氲的空气中暧昧不明地闪烁着。


警察卧底,被发现的话只有死路一条。


罗浮生虽表面上总是带着几分痞气和玩世不恭的感觉,但内在却让人看不透彻,半分真半分假叫人难以辨别,而罗浮生的手段在黑道里也是众所周知的,不然怎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从二当家的变成了现在的大当家。


等罗浮生和韩沉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。比起说是家,不如说是临时的公寓。


韩沉不去看也知道这四周密密麻麻地散布着‘洪帮’的眼线,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严密地监控着,但很显然这些都不是罗浮生要的。


罗浮生一把抓住了韩沉要去开灯的手,从背后抱住了他。他呼出的气息轻轻地喷在韩沉的脖颈边,满意地看着韩沉的身体露出一丝不易觉察地颤抖,但很快颤抖就和他开枪那一瞬间的停顿一样,稍纵即逝,无处可寻。


那潭沉静的水似乎从未有什么能激起他的半点涟漪——


但罗浮生并不想就这样轻易地放过对方。


“在想什么?”罗浮生的嗓音压得很低,带着半分撩人半分试探,贪婪地吸噬着韩沉身上还残留着的血腥味,“你知道吗,你杀人的样子真的很美。”


韩沉转过身,月光透过窗户安静地洒在他的身上,那双眼睛明明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温度,但却锐利清透,好像任何东西在他面前都会无处遁形。


韩沉知道罗浮生是故意试探他,如同陷入漩涡般令人失去方向,包裹在甜言蜜语中的杀意,让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与之周旋,就像两只在试探着彼此的野兽,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。


“你不信我。”韩沉甚至没有用上疑问句,只是冷静地望着罗浮生,他们贴地近得呼吸都纠缠在一起,连空气中都带起了某种湿润而又隐秘的热度。


“那你信我吗?”罗浮生的手指摩挲着韩沉后颈边的皮肤,在那薄薄温软的皮肤下,是跳动着的血管,罗浮生感到了一阵干渴,自他见到韩沉的第一眼就体会到了这种感觉,那个男人冷冷地站在那里,手臂上的血静静地顺着那白皙的指尖滴落在地上,有那么一瞬间罗浮生从心底感到了颤栗般的快感,从骨子里翻涌而出的征服和占有欲在脑海中叫嚣着,他就像一座无法翻越山岭上冰冷的花,一面想要撕碎他的表面,碾碎他的伪装,让他臣服,一面又想要把他锁起来,关在只有自己欣赏得到的地方,精心浇灌。


于是在所有人几乎一致反对的情况下,罗浮生身边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——而这三年以来所有人都心照不宣,那个人即是罗浮生最有力的一把枪,也是罗浮生的地下情人。


韩沉抓住了罗浮生的衣领,那紧实的胸膛几乎在韩沉的手下没什么挣扎就露了出来,韩沉贴近了罗浮生的耳边,他所吐露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最致命的毒药,紧贴着衣服的是心脏的震动,“那就惩罚我吧……”直到你相信我为止,韩沉的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,但罗浮生再清楚不过其中的意思了——从他第一次提出要韩沉做他的情人时,他以为对方会拒绝,甚至露出一丝厌恶,但罗浮生失败了,他在韩沉的脸上看不见一丝多余的感情,他只是抿着薄薄的嘴唇,点了点头。


猜不透亦或是想不透。


不管是韩沉亦或是罗浮生。


他们之间维持着危险而又摇摇欲坠的关系,像是一根纤细的线,拉紧就会绷断,放松就会溜走,在那之间无数次的试探和周旋都变得渐渐模糊了起来,罗浮生甚至有些享受起了这样的游戏。


假戏真做还是真戏假做,热吻的背后即使是地网天罗,投一投也无妨,这一场赌局,不到最后谁又能知道输赢呢。




韩沉觉得他在下沉,像是要跌入无尽的黑暗之中,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受不到任何东西,他想要就这样随着波浪跌落到最深处,什么都不管不顾,但总有一双手紧紧地掐着他的呼吸,逼迫着他清醒过来。




(肉走这里:https://m.weibo.cn/1817868964/4267277123319261




他光着脚忍着身体的颤抖,走到了床边上被随手丢弃揉成一团的西装,在那个夹层的口袋里,有一个只有指甲盖那么点大的U盘,韩沉摸了一会儿,如愿摸到了它,但他的心情却跟着沉了下去。


罗浮生没有发现它。


可是为什么没有发现它,罗浮生是不可能没发现的,它就在这么明显的地方……


没发现难道不是好事,其实你是想让他发现吗?


韩沉手上的u盘几乎被掌心的汗水所浸透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抖得这么厉害,明明在此之前他想了无数遍他们的结局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他一遍遍地自我催眠,这些都是假象,都不是真的,都是陷阱,但每靠近对方一步,他的心就会跟着陷落下去一块,直到自己再也不是自己。


韩沉突然意识到,他其实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。


三年前,他作为警察卧底混入‘洪帮’调查一起贩毒案,但阴差阳错下成为了罗浮生的手下,并且还得知了很多关于罗浮生的私事,但韩沉并非草木,即使知道这其中真假难辨,还是不由得对罗浮生心软了。


他三年里助罗浮生铲除了‘洪帮’内部的贩毒团伙,但即使罗浮生没有参与贩毒,他身为黑道组织老大,理应将他也一道送去警局,但不知道为什么韩沉却留了下来,连同这个U盘的秘密一起放进了他的心底。


韩沉低低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,那里刚才还被那个人反复地握住,抓住,在皮肤上留下一层淡淡的红色痕迹,只是事到如今才意识到心中那份纠结的感情原来是什么,韩沉就不由得想要笑,原来、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
而在韩沉看不见的地方,罗浮生缓缓地勾起了嘴角,在这一场互相博弈互相试探的你来我往中,谁会先陷入名为“爱”的牢笼,谁就会满盘皆输。


但我和你大概,永远也分不了输赢吧。


“韩沉……”罗浮生拖长着音迷迷糊糊地喊道,韩沉将那U盘丢进了垃圾桶里,重新爬回了床上。




end



5000fo点图

镇灵_居老师真好看pr:

随缘点图,随缘挑梗


大晚上了,看得到再说吧(。


画皮皮的,舟渡长顾陆林等等都行x

工画師莲羊:

继去年秋冬时成功举办了两期东京研修班后,越来越多的画师们因为时间的问题,希望第三期开在假期,所以第三期研修班的时间定在了8月3日至8月10日的八日中。


第二期研修班有幸请到了日本当红画家池永康晟先生来做特别讲座,因为中国的学员们让他印象深刻,所以第三期也成功地邀请到了池永先生继续为学员们开讲。


8月3日大家拿着日本自由行签证到酒店报道,开始东京的岩彩研修之旅。


R:

强迫症诸多表现中的一种。

我想说这个很久了……它真的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什么“处女座专属”"哎呀我有强迫症 你一定要把那张桌子摆好嘛“之类的东西  虽然画的很迷但是还是想让别人稍微了解一下……

抱歉又废话了 发图就好了(…………